三分月色

主食全职,叶受only

头像来自ID:tudousisi

全部文章禁止转载

不要因为我的朋友推荐或者挂我时fo

写给喜欢的人看,写给自己看,不为取悦任何人

我爱叶修,立场坚定。

他就是最好的,不接受反驳。

希望写下的每一个字啊,都有人喜欢。

就算未来贫困潦倒也好,甘心平庸也罢,罪大恶极,头角峥嵘,怎样都可以。

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来。

永远别再相信希望。

唯这两条,如若做不到。

LZX,十七岁的我瞧不起你。

【all叶/伞修】假如岁月足够长

*混更,仿佛自己还没死

*在拖更消失边缘徘徊的月某人

*be,但是可能,甜,吧。

*排版没弄,还没写完。

*还没写完。

*限流得要死了。

——————————————————————

那时候苏沐秋觉得,他们肯定会一直在一起。

反正日子还长。

﹉﹉﹉﹉﹉

待叶修连续三次斩获荣耀杯影帝,正面临大好光明的未来时,站在无数闪光灯镜头里的人却笑眯眯地宣布息影。

叶修工作室官微也坐实这条消息,附带着男人在这几年掠夺的无数奖杯的照片。下面评论平均每半小时就刷新一万条,连叶神的黑粉也震惊了。

....其实叶黑也挺骄傲的,与全世界为敌,那待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与此同时,叶修单人微博又发布一条动态,是息影前发布的最后一条单曲,《关于从前》,编曲人苏沐秋。

又是苏沐秋。娱乐圈里始终流传着一个魔咒——但凡有叶修的地方,几分钟前后必有苏沐秋。这也不怪群众吐槽,有年荣耀台举办跨年晚会,就着言论邀请了这两人,台上穿着大红晚裙的女主持笑问旁边编曲大神,“会一直和叶修合作吗?”

男人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看向了正低头摆弄话筒的叶修,也不管注视的时间有多长,直到看得心满意足才向拼命圆场的主持小姐悠悠说道:“嗯,只和叶先生。”

回答倒是没什么问题,却苦了在一旁看戏的叶修。待晚会结束的接连几周,无论他发什么微博动态,评论里都是清一色的“嗯,叶先生。”不懂梗的甚至以为是水军刷屏。

树大难免招风,愈多的喷子和营销号恶意揣摩两人关系,制造舆论走向,两方的工作室才不得出来解释:叶修和苏沐秋是竹马竹马,当了十几年的兄弟,不免亲近。

tbc.

—————————————————

*你选择遗忘的,是我最不舍的。
                                 伞哥。

【魔人团】你回家了,我还在等你呢

第一次知道魔人团,是因为一起打第五人格的同桌,天天在耳边磨叽。

我还记得,那天是立夏。

那天风吹起的校服,都是青春的味道。

同桌摇着我的手,问我他们好不好,真的是太棒了对不对。

啊,我笑,当然了。

那时学校里的蝉一声一声鸣叫着,好似有无穷的生命力。

那时候的我们都觉得,他们肯定会一直在一起。
反正日子还长。

魔人团给我们几个生活带来的影响,也不过是课间闲聊、随口的一句“你是魔人吧”,以及第五开黑时猛然记起,啊,如果是他们的话,应该是这么打。

当然,伪白cp也不知道被我们笑说了多少遍,管管土拨鼠笑声和田川先生软软的形象成了饭后午睡的闲谈。

“虚伪,你踩不踩板子,不踩的话我能跟你绕一辈子!”

他果真就没踩,那块板子整场游戏就孤单单的晾在那里。
他不想踩。
一辈子这种话,就算说说也觉得好听。

“你们说如果有一天我穷的快死了,开支付宝有人给我打钱吗?”
“打啊,还有我们呢。”
“那如果你们就剩一碗稀粥..."
“分你一半。”
“都给你,老子下楼买牛肉面吃。”

调香师和前锋在大门前赖着不走,
“诶,虚伪你等等。”
“?”
调香师触发技能,只留一个分身在原地,
“我香吗?”
“....香。”

后来呀,,,后来各自怀念。
还是魔人团,只是少了一个前锋,特别听话的那种前锋。

“虚伪你....冰雪你在哪?”
我想跟你一起走。

图标显示此方向36米内有求生者
“铛铛——”
耳鸣响起,却发现不是你。

『厉害呀伪酱!』
『假装翻板实则!实则吃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是故意让着他的,懂吗?』
『嗯嗯~知道知道~』

后来裘克还是捡起了他的风翼,
空军的枪对准了他的胸膛。



我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
我也再不会对谁充满期待。


我知道那个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好像那天魔人一败涂地里,
虚伪走错了方向,『你们在哪儿啊?』

『虚伪,你再往前一点!再一点我就能碰到你了!』


立秋了。
立夏听不见。



【all叶/周叶】何则渡我

*回来后的第一篇文yes

*我没咕咕咕!

*我的排版好像被吃了orz       

*然后一写就停不下来了,所以这篇大概是个引子,这样。

*还有一篇黄叶,也只有一个引子,嗯。

*打死我吧。

————————————————————————————

        香禅山脚下的回寺再次招新新弟子时,是周泽楷亲自主持的。

       

        他身披金缕袈裟,在众新人中踱步几个来回,最终停在了角落里,扶起那个兴许六七岁、眼里带着些灵光的孩童。圣僧目光淡然,诸多佛院僧人屏气凝神,听见他说:“此人,承我衣钵。”

       
       旁边的大方丈听闻上前去,领着那不知从此时此刻起肩负重担的孩子回到内室,待周泽楷买入门槛,才起身离开。

       

        周泽楷坐入榻中,轻启薄唇就要教训:“一朝为圣者,深恩负尽,六亲情绝.....”

       “圣僧师傅,”孩子清脆脆的打断了他的谈话,“您可以放我走吗?”

        佛门清净,看透红尘,自上一次与妖界一战后,周泽楷就被人间奉为神佛,是圣僧,多少人曾想站在山脚下,就为瞻仰一次他的尊容。

  
       “为何?”周泽楷敛去周身紧张氛围,放下作为圣者的架子。他的眼瞳是茶色,此刻窗外大开,阳光折射入眼角,流转之间光华淡淡,洗净尘埃。

       
        孩子盯着仿佛有些痴了,甩甩脑袋,“街角的阿珂还在等我,我约好给她送甜糕。”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不知把目光往哪处瞥,偶尔仰头瞧瞧周泽楷,才有颇为骄傲地补充:“她一定会等着的。”

      
       “你叫什么名字?”

       “言安。”

        坐在榻上的圣僧点了点头,未再说话。半晌两人就这么无言地相处,言安心急,上前扯扯裟衣,又犹豫了一会才问,“圣僧师傅,您待在这里这么多年,就不寂寞吗?”

        
        周泽楷没睁眼,反问回去,“那人见你,可是开心?”

        
         言安纳闷,问这干嘛?却也还是如实回答:“自然,不然也不会总吃一个剩下全扔给我,还问这问哪...烦死了嘿...”

          听这话,周泽楷侧头微笑,言安看他仍旧闭合的双眼,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晾在一边,“您呢?”

     
          您可有记挂的人?

         
        屋内又安静下来,蝉鸣一阵一阵,言安可以听见周泽楷细微的呼吸声。

        

         这场荒诞又非问非所答的对话似乎就这么结束了,言安还在绞尽脑汁地想如何让这位受天下人仰慕的圣人放弃收自己为徒时,热浪与蝉鸣之间,那道空隙他分明听见了一声抽泣,那是极为的忍耐又像沉重的叹息。

        
        他下意识地抬头,诧异地看见圣僧睁开了双眼,眼尾尖尖处有些发红。

        
         圣僧哭了吧。

        
        言安不敢问,他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去,那里除了参天的榕树什么都没有。回过神,又见人痴痴地呆望着,眼神快要溢出水来。

  

        周泽楷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言安觉得那个地方太过悲伤沉寂,圣僧在看什么呢?仿佛有一个影子倒映在茶色的眼眸中,划过茶桌划过窗棂,最后盯着一处漫无的虚空。

         太阳快落山了。言安想甜糕铺子就快打烊,也不顾身份悬殊,冲着周泽楷喊到:“圣僧——”

         不料被人的一挥手打断,伸手摸摸言安的头,“你回去罢,就当做无缘。”

       

         不过是六七岁的孩童,转身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再回首,圣僧的背挺得没有那么直,伴随在夕阳里的身影寂寞又悲伤。

         陆离的各色光线中,言安看见周泽楷形影单只的背影宛若和刚刚他眼中的人一起,轰然老去。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屋内燃起烛火,周泽楷自言安走后一直坐在这里,毫无逻辑地想了很多事。街角的人吃到甜糕了吗?一定埋怨言安去晚了吧,是不是会嘲笑对方吃相差....会有那人差么?

       

        烛火被风吹地一晃一晃,周泽楷坐在昏黄里,张口想说什么,良久以后却依旧无言,徒然间心如擂鼓,一下下地猛烈像是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他皱着俊秀的眉捂住心口,腰身一点一点向下沉,很悲苦,很悲怆。

  
        言安见到阿珂了吗?冷汗滑落进衣领时周泽楷浑噩地想。一定会很开心吧,像当年他那样开心。忆及往事,终于有丝甘甜掺杂进身体里,周泽楷盯住虚空,想起小时被师傅摁在佛祖面前抄写的佛经,里面有一句话怎么也参不透,原来是这样。

        
         佛音曰,相思成疾,人间无医。

        
         待他终于有力气整理好自己的禅衣,留下一封信,宣纸上的浓墨交待他将闭门修心,归期不定。窗外已有鸟鸣,露水滴在窗沿,此刻是清晨。

        周泽楷知道自己该动身了。草木让路,随着这位圣僧的脚步向更深处隐去。




        
        我不愿再惊动你,我以沉默为代价,换得你长长久久地留在我孤独的生命里。

tbc.

————————————————————————————

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既生苦难我西行,何生红颜你倾城。

关于今晚更新

决定了!今天晚上就要回馈社会!

所以今晚更新!有可能咕咕咕!

哈!周叶黄叶警告!

wdf????


挠头jpg.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哈哈时间过得太久我都忘记怎么排版了。
不过还是能看下去的吧。

就在前两个月,我过完了十七岁的生日。
刚刚拿到手机时满篇的小红点和99+像是一种迟到的惊喜。
这就是所谓的怕有喜悦姗姗来迟吧。

其实我是被发小抓去绿卡封闭狂补英语了(。

不过好在我终于熬了出来,守得星星见月明。

lofter上的好朋友一直在找我啊哈哈,真是蛮对不起的,
不过这么说有点自恋,想了想,觉得感情还是要说出来,对方才能了解。
辛苦了,等候我那么久。

一开始我并不是lofter上的写手,这段缘分还是我被某站压迫受不了才走上同人这条不归路。
某站上有几个交心的朋友,其中有个天天仙女仙女挂在嘴边,就先叫她仙儿吧(。
仙儿曾被我拐到lof上来,因不会发文而被迫放弃。
她知道我的文字被抄过,知道因为圈里某件事我郁郁寡欢甚至偷偷掉眼泪。也知道我第二天又爬起来在手机屏上元气满满的敲字,说“来啊你给我多大痛苦我就要给她们多少快乐。”
被她标榜为自以为是的救世主。
啊啊,算是吧。
因为沉迷于lof,我被某站盯上了。

那就先说说某站吧。
就在我初二的时候,在微博上小心翼翼的第一次告诉了别人自己的那些胡言乱语的梦,可是八百年一见的红v大号回我了。
那时候我应该是现在所说的欧皇。
她说“真的吗,太好了啊,可是这可是一条很长又很苦的路啊。”
她告诉我写文字这种东西,路很长,还不好走。
我那时候怕啥啊,说了句至理名言,至今被我贴在书桌上。
我说,我要是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快乐,我一想就想死。
哈哈。
我不能忘记十五岁的月色是什么样子的。
我不想到最后站在时光洪流中,看着捧着梦想青涩稚嫩的她仰起脸,大声质问我,你过得快乐吗。

之后,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那个红v,模模糊糊的成了引我上道的师傅。她教我怎么起步,这里要怎么处理,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是自己度过瓶颈期。

就这样,我开始一遍一遍投稿,“对不起,您的文章很优秀,但不符合本网站/工作室/出版社/杂志社的要求。”
那些洋洋洒洒的七八千字啊,潇潇洒洒的就被退了回来。
也就投了几十遍吧。
我太秀了。

以至于第一次过稿的时候,我清楚记得吃泡面的筷子砸回了碗里,溅了一脸的红烧牛肉面。
哦没有面,是汤。

据当时还不是我责编的某沐回忆,我也就发了十几个“真的吗”
她笑,说幸亏她脾气好。

后来一边和师傅分享喜悦,一面鞭策着自己一定要写出更好的东西来,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我只能写成这样了吗。
某站的写手群天天有成堆的人胡言乱语,我就眯着,窥屏。

那时候仙儿的作品还没那么火,我们俩还有弄弄整天奔赴在神经病文风的不归路上。
塑造的人格不是极端就是变态。
后来总算度过那段着急又自我否定的时光,其中所经历的痛苦和眼泪自不必多说。
前路开始明亮起来,就连仙儿都多产了。

身边的人多起来了,虽然也有附加的疲惫,但最好的不过是自己很愿意接受。
某沐催我稿子,我就联合仙儿,我说仙儿都没写呢;仙儿说我甚至都没动笔,她起码写了200字,还截图发给编辑。
我天太过分了敲这段时我甚至想打她。
说好要狗一起狗呢?

大概那段时候全职就已经很火了,QQ主页有朋友刷,我就顺手点了一下。
这一下可了不得,待我看完起承转合借景抒情托物言志的5353414字之后。
这不就是我追求的可萌可霸气,时而腹黑时而迷糊,放则统领世界收则圈地后宫的小变态吗!

我瞬间给仙儿发消息,说我要走了拜拜。

仙儿:???

我:我要去宠幸可以称霸世界的男人了。

总之最后闹了一圈的结局就是我被放出来了。连带着某站不能拖搞的约定。
嘤。

之后就很热闹。
我看错lof了,我以为它很正经。
狗屎。

我收敛了神经病文风,变成十八少年的阳光嘴脸。
想想都tm好笑哈哈哈。

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认识了很多人,很多很多很好的人。
我很开心和他们在一起。

仿佛又回到最开始的起点,又没有开始时的惶恐不安。

虽然也有小插曲,抄袭那次还有很多时候仙儿都问过我图什么,自虐吗。
我说你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时候比我傻13多了。

仙儿偏原创,但别以为我们没看过她开小号自己写的同人。
那都是秘密。

嘚嘚了这些也不知道想说啥。

不过还是想澄清一下自己本来的面目。
那些看我文字还找气受向我撒的同志们,我是个道系写手,您不愿意看就离开不强迫你,还有没事就挑错的,我就乐意这么写,不要以为我会感激你使我进步,我一心想要质的飞跃(不,算了)不要想错字上的下跳棋。
您愿意看就看,看高兴了就是我的荣幸。
不愿意就拜拜了您呐。

以后留下的,一定是喜欢我的,一定是我喜欢的。一定是我最维护的。

维护啥的好像小学生的黑界(。

总而言之,我回来啦兄die们!久等了久等了,不好意思。

爱我的人还在,我就比任何事都高兴了。

我回来了啊♡

满天星河付不起,今晚月色都给你。













小队长生日快乐!

我月色啊,今生来人间走了一遭,遇见了你,就感觉十分美好。

愿以后的你每一个生日,我都在你身后。

看你光芒如何万丈,看你荣耀如何生辉。

遇见你,喜欢你,爱上你,是我啊,今生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all叶】各种play

*摸到手机赶紧混个段子














捆。绑play

叶:轻点疼

乐:哦好的好的
















口。球play

叶:……

黄:老叶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不够用力那再来一次诶嘿再来一次诶嘿再来一次诶嘿!

叶:……














蒙眼play

叶:我看不见了

张:我知道啊。


















沃日完全不知道再说什么东西啊我

我果然不适合开车

算了。





那什么,手机回来之后给你们更

圣僧周x妖王叶

黄叶 竹马竹马paro




等我回来!!!!

我不就消失了一段时间吗,掉了30多个粉哭死